《魔影紫光》

 《魔影紫光》又名《紫眸少女》,是日本女漫画家筱原千绘的作品。1987年筱原千绘以《魔影紫光》荣获第32届小学馆漫画奖,一炮走红。

故事介绍

  
《魔影紫光》
《魔影紫光》
  从出生起左腕上便带着奇怪形状的胎记的少女,伦子。 从这个胎记颜色变深开始,她的周围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奇怪的事件。原来,在伦子身体中深藏的魔性开始觉醒了……
  高中新生尾崎伦子和父亲与妹妹舞子一起生活,每天平淡而忙碌。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左手臂上的胎记颜色变深了——接着,眼睛在黑暗中变为紫色,眷恋血的香甜味道,身体的微妙变化和生物老师曾根原的异常举动——连青梅竹马的慎也也扯进了危险。连串的阴谋,暗夜的陷阱——伦子不是普通的人类,她会变身为凶猛的豹!
  《魔影紫光》实际讲述了两个故事:第一个围绕伦子和慎也,第二个则发生在伦子的女儿麻衣身上。两代变身种族截然不同的结局,在巨大反差下给人以深刻印象!第一部中,伦子从自身苦恼转为与曾根原老师的激烈对抗,始终支撑她的是慎也真挚不变的爱情,他们与曾根原老师的对立一直处于被动,最后也没能逃脱魔掌,成了牺牲品;而第二部中,麻衣和晓生的斗争则是主动的,他们不是为了逃避,而是要获得真正的自由。结尾虽然是喜剧,却有太多的牺牲做了基石。在这部漫画中,筱原成功的塑造了一个绝对该死的反派——曾根原薰子!同时造就了一个绝对残酷的悲剧——贡为保护伦子而自爆,伦子与慎也最后的会面宣告着死亡。

作者筱原千绘

筱原千绘
筱原千绘
  筱原千绘是日本女漫画家。1981年在《coronet》东之号发表《红色传说》而出道。1987年以一部《魔影紫光》(《紫眸少女》)(全12卷)荣获第32届小学馆漫画奖,一炮走红。自此活跃于日本少女漫画舞台,成为小学馆《少女comic》杂志上王牌作者之一,画面动感绝佳,故事颇带些魔幻色彩,不但在日本本土拥有大量读者群,在港台及内地亦征服了无数少女心。
  个人资料万达
  姓名:筱原千绘
筱原千绘作品
筱原千绘作品
  性别:女
  生日:2007-02-15
  出生地:神奈川县
    作品
  筱原千绘-长篇
  《水生花》(又名:水栖之花   日文:水に栖む花)
  《魔影紫光》(又名:紫眸少女   英文:purples   in   the   dark   日文:闇のパープル   アイ)
  《海暗月影》(又名:双胞少女   日文:海の闇   月の影)
  《灵猫》(又名:陵子的心灵事件薄   日文:陵子の心霊事件簿)
  《苍之封印》(又名:苍龙   英文:ao   no   fuuin   日文:苍の封印)
  《天是红河岸》(又名:暗河魅影   英文:anatolia   story   日文:天は赤い河のほとり)
   筱原千绘-短篇
筱原千绘作品
筱原千绘作品
  《深夜的访客》(访问者は真夜中に)   收录有:深夜的访客、五次铃声orそして5回、温柔杀手or优しい杀人者
  《目击者》(目撃者にさようなら)   收录有:目击者、冬花安魂曲or冬の花は镇魂歌、水晶娃娃orクリスタル   ドール、眠之街or眠る街、红色传说
  《暗夜传说》(なにかが闇で见ている)   收录有:暗夜传说、午夜逃亡者or午前0时の逃亡者、404号自杀室自杀室orルームナンバー404、周末招待券orウィークエンドの招待状
  《暗夜猎杀》(三人目が消えた)   收录有:暗夜猎杀/第3人神秘失踪、冰冻的夏日or冻った夏の日」より、爱你爱到杀死你/挂上青色头巾的杀机or杀意には苍いリボンをかけて
  《逃亡急行》   收录有:逃亡急行、失踪都市
  《死刑台72小时/战栗之馆》
  《情迷土耳其》
  《记忆的足音》
  筱原千绘-未收录作品
  《语部传说》   《北之花沟》   《莎拉的篝火》
  筱原千绘-小说
  《移世迷情》(又名:《前世今生缘》《复活的女儿》《超越时空的少女》)(日文:还ってきた娘)

筱原千绘作品访谈之《魔影紫光》
就全球趋势来看,eSIM 服务俨然已势不可挡,无论是在物联网或各种漫游应用上,eSIM 都是不可缺的一项关键,亚太电信已于今年第一季成为台湾第一家通过Apple Watch Series 3(GPS + Cellular)相关验证的电信业者,现在亦率先完成符合GSMA规的eSIM系统建置,未来将推出更多搭载eSIM的穿戴及各类型物联网装置,透过先进技术与应用整合,提供整体
本刊?V有《车祸调解达人》栏目,提供民众处理车祸协商过程时,可多加注意的相关交通法规、判读事故鉴定报告、法律、保险等相关资讯
匿名的密友指出,曾在对方遇害前见面,并得知哈绍吉将提供相关文件证据,证明沙国在叶门武装行动中使用了被禁用的白磷弹,以求能顺利扶植一个亲沙国的政权
仍相较同区域畅销,当时丞石建筑副总汪正中不避讳此话题说,因为我们从
严格来看,虽说目前台湾Honda凭藉着City这款入门房车,维持在四门市场的一定销售;但日前却也传出,在屏东产线渐趋饱和的前提下,原厂有意在未来几年内取消City的车系编成,全力抢攻SUV与小型跨界SUV级距;倘若真是如此,未来Civic有无机会改以进口之姿重返台湾市场?或许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只是坦白说,售价上应该就不会如早先

  
  说到《魔影紫光》的话,有一个部分我想您大概也收到了大量的读者来信吧,就是在第二部中慎也和伦子最终没有能见面的部分,那个镜头是作为必然要发生的环节而从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吗?
  筱原:这完全不是出于什么必然的设定哦。其实是因为大概在若干回的连载之前,有一场伦子和慎也别离的戏。当时我因为受到那种氛围的影响,而让慎也说出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伦子”。我画到后来也想起了这个,于是就想,如果在这里让伦子和慎也见面的话,前面的部分就变成骗人的了。所以我最后还是没让他们见面。
  ---果然是这也样子啊。
  筱原:对,没错。其实不是出于什么精心的设定哦。就连伦子消失在海里的那个镜头也一样。在画那个的时候,对于今后是不是还是有伦子我完全没有概念。如果只靠麻衣就能把故事结束其实也不错。而如果伦子有必要出来,或是她出场的的话可以令剧情更高潮迭起的话就让她出来。总之,我那时的设定就是这种随机而变或者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状态。基本上没有太去设想将来的情节呢。当时的责编让我留下伦子的某种东西给麻衣做遗物,这样将来可以作为小道具展开故事。当时责编的意思是想用结婚戒指,可是我已经让慎也在婚礼上说了“抱歉,没有结婚戒指。”(笑)。总之就是有这些各种各样的插曲啦。最后在遗物方面,出于苦肉计的考虑,我使用了伦子的牙齿。在我的作品中,没有经过计算就出现的地方其实多的要命哦。现在也是一样呢。
  ---将女主角转换成伦子的女儿麻衣,是因为《魔影紫光》的连载被决定为要继续刊登下去的关系吗?
  筱原:没错。我以前在别的地方也说过不止一次了。原来那个连载之打算刊登6回,其实在伦子妹妹死去的时候故事就应该结束了。伦子妹妹的死亡是在第六回,刚好也是一个单行本的数量。可是后来责编告诉我要改成二十四回,然后三十二回,总之就是这么越拉越长。而每次要改长度的时候就要重新考虑情节,所以这本书里的其实有不少不太连贯的地方。
  ---比如曾根愿家的房子?
  筱原:没错。我经常和助手们讨论曾根原家,本来是什么样的房子来着。感觉上就是不断膨胀的样子。(笑)
  ---麻衣的名字来自于伦子的妹妹舞子。也就是说和伦子是姐妹关系的舞子的名字就这样转变为了母女关系。《苍之封印》中的苍子和绯子的关系设定也是这样,虽然最开始是作为姐妹出现,后来去发现是母女关系,这是因为您对姐妹关系有什么自己的见解吗?
  筱原:完全没有(笑)。主角从伦子转移到她的孩子的身上的时候,因为我对这个孩子完全没有带入感情,所以也没怎么去考虑她的名字,不过她毕竟也是代替女主角的先主人公,所以她的名字如果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也说不过去,因此就用伦子死去的妹妹为她命了名。至于再深层次的意义就真的没有想过了。至于说到《苍之封印》的话,苍子和绯子的名字是一开始就已经能够设定好了,罗候和计都也只是我使用了既存的星星的名字的结果。因为故事情节和人物是分开考虑的,所以这些名字的安排完全是出于偶然。

《紫眸少女》中的小田切贡

《紫眸少女》
《紫眸少女》
  他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变身为豹时的情景。
  月落星稀,暗夜的阵阵凉风吹来危险的气息;
  夜幕低垂,幽远的丛林深处传来野兽的嗥叫;
  帐篷外,闪着无数诡异的血红兽眼;狼群来袭了!他听到野营的同伴们疯狂奔逃的凌乱脚步和穿透夜空的凄厉呼号,宁静的夜晚在刹那间被血腥撕裂。在一阵凉透脊背的感觉里,他仍没有失掉素来的冷静。他以最快的速度点起火把,紧张地思考逃生之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尝到了孤独和恐怖的滋味。
  一阵夹杂着浓郁血腥味的凉风倏然吹过,火苗微弱地晃动了两下,悄然欲熄。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狼嗥声由远而近,他本能地扭头,所有的感觉在那一刻凝结。在一阵火烧般的灼热里,他的意识坠入无边黑夜……
  从混沌的黑暗中醒来,他头痛欲裂。睁开眼,一弯淡月不知何时升上中天,氤氲的月光如水一般静静地照着山林。他试着抬手,却发现自己指间到处是凝固的血块,不着寸缕的身体几乎被鲜红覆盖,周围散落着残缺不全的人类和野狼尸首……当他终于明白那鲜血并不属于自己以后,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惊愕而痛苦的哀号……
  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并尽力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有着变身为豹的血统。
  家族尊敬他,虽然维系住那尊敬的是恐惧;
  家族器重他,虽然隐藏在器重下的是鄙夷;
  家族爱护他,虽然那爱护的感觉有如在豢养一只危险的、可供利用的野兽。
  他向来以缜密和冷静为家族称道。理智如他,从不奢望他人真正的坦裎。他承认了豹的血统,但他并不喜欢。如果连自己都不满意这样的身体,为什么要强求他人来接受?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相爱多年的女友终于毫无意外地离开了他。他坐在阳台上点起烟,眯起黑色的眼看着眩目的太阳。阳光把他的影子缩短,又拉长;夜晚降临,清凉的月光静静地覆盖在他身上。一直到午夜,他都不曾离开。
  从那以后,家族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
  时光荏苒,转眼间,五年过去了。
  他成为了一名出色的记者,轻松自如地获得各类秘密的卖点消息,游刃有余地和各色难缠的人物打交道。他更加淡漠,喜怒从不形于色;他更加冷酷,嘴角常带着嘲讽的笑;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让他游离在人群之外,以冷冷的眼看这生离死别的世间百态。
  没有人知道他隐藏在这身份下的真正目的:他需要同类;五年前的那个下午,他已经决定,他要毁灭豹族。
  他必须找到同类。因为他需要纯种的、具有最强超能力的后代;还因为,他开始厌倦寂寞。毕竟,没有人会真正地喜欢孤独。
  然后,他看到了她。
  她对自己血统的恐惧、无措、逃避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久远的记忆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让他以为不会再起波澜的心重新泛起血泪。他需要她,无论是情感还是理智。他甚至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溺水者,在让人晕眩的激流中找到了一棵珍贵的浮木。
  面对现实吧,他告诫她,血统已经由家族决定;
  忘记慎也吧,他安慰她,命运已经由上天安排;
  爱情会逝去,他以曾有的经历告诉他,不要奢求对方持续的激情;
  耐心会消失,他以平淡的语气告诉她,不要妄想对方永远的包容;
  即使是人类的夫妻,要维持一生一世的尊重和信任尚且需要努力,更何况是和异类的伴侣?

万达

  ……
  他不是温柔的爱人,
  他不顾她的意愿霸道地掳走她;
  他无视她的眼泪强行地拥有她;
  他对她以近乎蛮横的方式宣布他的所有权;
  但他却是体贴的同伴,
  在她失意落寞时,他彻夜相伴;
  在她遭遇危险时,他舍身来救;网站地图
  在他赴那场危险的约会前,把存折交给慎也时,甚至默默地为她作出了最为深远、最为实际的牺牲和安排。
  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去爱她,即使这爱不被她理解。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样激烈如火的行为,是出自内心深处真正的爱情,还是出自灭亡豹族的利益需要?
  但,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在他从容不迫地奔赴战场的时候,
  在他冷然高傲地昂首回眸的时候,
  在他义无返顾地面对枪口的时候,
  也在他凛然决绝地在烈火中粉身碎骨的时候。
  最后那一刻,他看到无数子弹向自己飞来,过往的所有记忆在脑海中迅速回放。他想起了单纯青涩的学生时代,想起了和蔼慈爱的父母双亲,想起了感情深厚的朋友伙伴,想起了温柔亲密的初恋女友,想起了一切曾有过的和豹无关的美好岁月……
  驻足、回头;傲然的黑豹咬紧炸药,嘴角含笑。
  如烈火一般生存,
  如烈火一般消逝。
  震耳欲聋的爆炸、滚滚升腾的浓烟、熊熊燃烧的火光……他在这一片喧闹的红色中静静地离去,带着孑然的沧桑和孤独。
  后记:
  在《紫眸少女》(又译《魔影紫光》)这部漫画里,我最喜欢人物的就是小田切贡。和慎也、晓生相比,贡更加特立独行。他的个性如火,但却细致缜密,给人感觉深不可测。
  曾根原是漫画里最大的反角;慎也、晓生、麻衣……几乎每个人都不止一次地被她玩弄于股掌,伦子就不用说了,堪称筱原作品里最凄惨女主角。只有贡,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从来不曾被动地应付曾根原;看到慎也、伦子、麻衣、甚至晓生出场,心里都总是七上八下、提心吊胆;而看到贡出场,总是让人很心安。
  贡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失手,应该就是最后中了曾根原的圈套。本可以平安逃离的他,为了救伦子,咬着炸药在火光中和敌人同归于尽。我猜想,他选择这样壮烈的死亡方式,应该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他不愿意留着完整的身体,在死后被拿去解剖研究,受到曾根原的侮辱。这样的人,这样的凛然、果敢和强势,我只能尊敬地仰视。
  在筱原的作品里,贡是我最喜欢的男性角色之一。虽然他不是主角,虽然关注他的人远远没有关注凯鲁、拉姆塞斯、晓生、当麻、彬……这些万人迷主角、甚至没有关注金恩、高雄、出水这些反派帅哥的人来得多,但他独特的处世风格和极致的个性魅力,实在是没有办法让人不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