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木三十五

直木三十五
直木三十五
有邻居表示,被告平时和一名约43岁的女性同住,平时打扮的很正式,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不过,先前曾有患者受骗来找他讨公道,所以他的门牌每隔几天就会拆下来,然后大门紧闭,过了几天又放上去
大陆渔船长期在该海域非法捕捞,且对于南韩海警的取缔时常强烈反抗,因此附近延坪岛渔民日前便愤而扣留2艘大陆渔船
整起事件引起全美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7日时曾以将近半小时的时间,逐字出受害女性的第一人称声明稿,因为这份稿子
据美国《WTKR》报导,贝尔克与家人8日到海边庆祝生日与结婚周年纪念,一行人在海滩上活动时,突然?W起一阵强风,将一把海滩伞腾空吹起,接着海滩伞顶端尖锐处,竟不偏不倚插入她的胸口
瀑布、泉水、如出水芙蓉一样的壮家姑娘、森林、阳光、彩虹构成一副绝美的端午图片,吸引众多游客拍摄
    直木三十五(假名:なおき さんじゅうご;平文式罗马字:naoki sanjūgo,1891年2月12日-1934年2月24日),日本小说作家、编剧、导演,本名植村宗一,“直木三十五”是他的笔名。他是大正与昭和时期著名的小说家。1935年直木三十五去世,死后次年,文艺春秋出版社主席菊池宽成立直木赏,以示纪念。 

早年生活

  植村宗一于1891年(明治24年)2月12日,出生在大阪府中央区。他曾在东京的早稻田大学就读,学习英国文学,但是没有毕业。他最早是从事出版业,但却因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中断,随即返回大阪。  

笔名

  植村宗一以“直木三十五”为笔名,其中“直木”即是他本名姓氏中的“植”,“三十五”则是他的年龄。他在31岁时在《时事新报》上开始发表文学评论时,就以“直木三十一”作为笔名。32岁与33岁时分别使用“直木三十二”与“直木三十三”当作笔名。当34岁时,他本人在写作时是使用“直木三十四”当作笔名,可是编辑则因为“四”是在日本是不吉祥的数字而改为“直木三十五”,之后就一直没有改变。  他也曾用过“竹林贤七”当做笔名。  

文学生涯

  他在大阪开始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文学杂志《玄人》(kuraku)担任编辑,并同时书写小说。虽然他也对当时是最新潮流的电影有相当大的兴趣而写了许多电影剧本当作尝试,但是这些剧本却没有被任何电影公司接受。1927年,他搬回东京来寻求更多的发展机会。他在文学杂志文艺春秋出版社获得一个职位,他在这里借由写辛辣的文学批评而累积名望。因为这些评论夹杂对于作者的丑闻八卦,所以使许多同时代的作家感到相当生气。  1929年,他完成了一部历史小说《由比根元大杀记》,这部小说最早是于周刊上连载。另一部关于西南事变的历史小说《南国太平记》在隔年的报纸连载。这两本书的成功使得他成为畅销小说的作家。  像他的历史小说《荒木又右卫门》与《伊豆行状记》(odoriko gyojoki)那样,直木三十五写了许多历史人物的传记小说,这些人物包括楠木正成、足利尊氏与源义经。他也有写当代的社会小说,如《日本の戦栗》、《光:罪とともみ》(hikari: tsumi to tomoni)等等。他的历史小说《黄门回国记》是后来长期放映的电视剧《水户黄门》的原作,这部电视剧至今天依然很受欢迎,而且也为剧中人物德川光圀创造了民间英雄的形象。  

遗产

  直木三十五于1934年(昭和10年)2月24日因为日本脑炎死于日本东京,享年43岁。他的墓地位于横滨市金泽区的长生寺。  死后次年,即1935年,由文艺春秋出版社主席菊池宽成立直木赏,以示纪念。这个奖与另一个知名的芥川赏不太相同,芥川赏以鼓励新人作家为宗旨,直木赏则是给予已出书的大众文学作家一项荣誉的肯定。这两个奖都是日本重要的文学奖项。  大阪也建立直木三十五纪念馆来纪念他。

日本文学直木赏所纪念的奇人  

·古怪笔名之由来

  之所以说直木三十五是位奇人,首先它这个笔名就颇为与众不同。“直木”源于将其姓氏中的“植”字一分为二;而“三十五”来源就更为有趣,原来他署笔名有个习惯,就是按年龄递增。开始写作时31岁,署笔名为“直木三十一”;第二年,写了两篇评论,署笔名为“直木三十二”;第三年正值关东大震灾,他从东京返回大阪,为三家大众读物写文章,署笔名为“直木三十三”。但不知何故,“直木三十三”这个笔名连用了两年,将“直木三十四”跳了过去;而36岁这年发出署名“直木三十六”的稿子,一位新来的编辑哪里晓得笔名里的数目还要逐年递增的,还以为是将“直木三十五”错写成“直木三十六”了呢,就自作主张地给改回成“直木三十五”而发稿。岂料一向别扭的作家本人,这回反而将错就错:“以后就干脆一直叫‘三十五’吧!”于是,以后就再也不逐年递增了。这就是这个古怪笔名的由来。 

·青少年时代的奇言怪行

万达

  直木三十五在明治38年上了大阪的市冈中学。当时曾因为贪婪地读杂书,学习成绩每况愈下。有一次考试,直木三十五的答卷上因为写字过小受到老师批评。下次考试时,直木三十五带了厚厚一大摞白纸,这回每页纸写一个大字,并在辩论大会上抛出所谓“考试亡国论”,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差一点被勒令退学。  明治44年,直木三十五进了早稻田大学英文科预科,一个学期之后,变成了高师部,不久,直木三十五就因滞纳学费被除名。大正5年,早稻田大学举行他的同窗生的毕业典礼,当天,直木三十五对班里同学青野季吉拜托说:“老爷子还在大阪盼着我的毕业之日呢,我得叫他放心。”说着,便在照毕业像的前一时刻,他巧妙地混进了毕业生人群,完满地进了毕业照,然后寄给了父亲,尽了他对父亲的这一次孝道。  

·“法西斯宣言”事件

  直木三十五生活的年代正值大正民主思潮,普罗(俄语:无产阶级)作家蒸蒸日上的年代,直木三十五所隶属的资产阶级作家们和普罗作家对垒的时代,也是欧洲德意法西斯初露锋芒的年代。炸死张作霖、炮轰北大营、上海事件、血盟团事件,建立满洲国等大事接连不断,日本军部加紧侵略步伐,法西斯思想在日本甚嚣尘上。并不富有的直木三十五,居然于1932年在《读卖新闻》上抛出一篇所谓《法西斯宣言》,扬言要对万国宣布:“自己在1932年到1933年是一个法西斯主义者,要对左翼开始斗争。”虽然在文坛没有引起大的波澜,但遭到左翼作家宫本百合子的批驳和讥讽,宫本百合子在批驳他的时候讲了日本人众所周知的“天狗和农夫”的故事,将直木三十五讽刺成不可一世然而却变做一粒黄豆最后被农夫一口吞掉的天狗。这次哗众取宠的行动不能不说是直木三十五的一大败笔。  

·文坛第一借债王网站地图

  直木三十五在成为走红的流行作家之前,一直是债台高筑的。因此,对讨债人已经司空见惯,练就一套独特的对付讨债人的方法。其方法之一就是“一言不发”战术,一批批讨债者登门,可是不管说他什么、骂他什么,他都是本着“沉默是金”这句格言,几小时乃至一整天一言不发。讨债者骂得疲劳了便只好零零星星地退去,到这时,沉默的直木三十五才开口说话:“有点饿了,能不能借我点钱咱们去吃点什么呀?”这一来,弄得讨债者们哭笑不得,只好说一句“你小子不要欺人太甚!”悻悻而去。直木三十五的债主太多了,据说,大年夜,讨债者们甚至在他家前的路上点起篝火,彻夜等待着这位债务人的归来呢。  按说,既然那么多债务,生活就应该简朴一些了,然而,直木三十五恰恰相反,其挥金如土的脾气简直是离了谱。本来作为一个走红的流行作家稿酬颇丰,但其亡故时,居然遗产皆无;他经常不穿外套不戴帽子,“英姿飒爽”地坐在当时全日本仅有的一辆豪华的敞篷车上到处兜风。还有一次,有人亲眼看到直木三十五带着一个和他并没有亲密关系的艺妓在银座大街上散步,艺妓见到商店橱窗,无意地叹息道:“哎呀!好漂亮的钻戒!”直木三十五居然二话不说,忙不迭地进了商店买了那颗钻戒交给艺妓,搞得那艺妓呆若木鸡。要说直木三十五的花钱方式,的确与众不同,他是对必要的东西一毛不拔,而对没有用的东西则挥金如土。他在神奈川富冈花两万日元建了座豪宅,光是窗户框就花了一千几百日元;有的朋友请他赞助,他总是不加谢绝而爽快答应。  直木三十五终生没有摆脱贫穷,以致他在一篇随笔中写道:“我快出生时,我从母亲的肚脐眼儿向外一看,见到一个秃头的老爷子,我惊叹:哎呀呀,这么个破家呀!”有块直木三十五咏叹句的文学碑建在镰仓,上面刻着:“艺术苦短而贫困漫长。”  昭和9年2月4日,直木三十五以43岁年龄英年早逝。东京《朝日新闻》报道的消息称他为“文坛第一借债王”。菊池宽了解了一下他死后的债务情况发现“:直木三十五建豪宅借4000日元;欠三越、松屋、高岛屋2000日元;欠料理店1000日元;买日本刀8000日元。而直木三十五死前的稿费加上大家给的香纸钱却只有4000日元,离该还的15000日元相差甚远。以致菊池宽不得不为直木三十五留下的老婆、孩子的生活想一些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