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歌

《天马歌》李白天马来出月支窟,背为虎文龙翼骨。嘶青云,振绿发,兰筋权奇走灭没。腾昆仑,历西极,四足无一蹶。鸡鸣刷燕晡秣越,神行电迈蹑慌惚。天马呼,飞龙趋,目明长庚臆双凫。尾如流星首渴乌,口喷红光汗沟朱。曾陪时龙蹑天衢,羁金络月照皇都。逸气棱棱凌九区,白璧如山谁敢沽。回头笑紫燕,但觉尔辈愚。天马奔,恋君轩,跃惊矫浮云翻。万里足踯躅,遥瞻阊阖门。不逢寒风子,谁采逸景孙。白云在青天,丘陵远崔嵬。盐车上峻坂,倒行逆施畏日晚。伯乐翦拂中道遗,少尽其力老弃之。愿逢田子方,恻然为我悲。虽有玉山禾,不能疗苦饥。严霜五月凋桂枝,伏枥衔冤摧两眉。请君赎献穆天子,犹堪弄影舞瑶池。 [译文]        天马来自于月支窟那个地方,它脊背的毛色如同虎纹一样漂亮,骨如龙翼一样坚韧有力。天马仰天而嘶,声震骨云;它振动着的鬃毛,像绿发一样明亮。它兰筋权奇,骨相神俊,飞跑起来,倏然而逝,连影子也看不清楚。它腾迈昆仑,飞越西极,四蹄生风,从不失足。鸡鸣时它还在燕地刷毛理鬃,到傍晚时它已在越地悠闲地吃草了。其神行之速真如电闪一般,只见其影而不见其形。天马呼啸着驰骋而过,就像是飞龙一样窈矫。它目如明星,臆如双凫,尾如流星,首如渴乌,口喷红光,汗流如血。它曾与宫中地御马一道在田街上奔驰,羁金络月,光照皇都。豪逸之气,凌迈九州。此时天马的身价就是堆积如山的白壁,也难抵其值。那些所谓的名马,什么紫燕之类,跟它相比,真是不值一提。但是时过境迁,好景不长。如今的天马,虽然依旧顾恋天子的车架,它奔跑起来依然能驰骋万里,耸跃浮云,英姿不减当年,但却遥望天门,踯躅而不得进了,遇不到寒风子这样的识马者,谁还认得逸景这样的名马呢?想当年,曾经驾着穆天子的车驾,穿过白云,迈越丘山,前往西天与西王母相会,是何等的神气得意啊,但如今却驾着盐车向着高峻的山坡上苦苦挣扎,盐车倒行下滑而力尽途中,天色已晚。对天马此种不幸之遭遇,只有伯乐才会中途停车为之抚慰悲叹,少尽其力而老被遗弃,多么想能够遇到像田子方这样的仁人啊,只有他才会对老马的命运为之悲恸和同情。五月的严霜摧凋了桂枝,天马伏枥含冤无辜可食。虽然昆仑玉山之上有仙禾,可是,却难以疗救如今落羁天马之苦饥啊,诸君有哪位可怜这匹年老的天马,请您赎献给穆天子,它虽然不能出力拉车子,但在瑶池上作一匹弄影的舞马,总还是可以的吧! [赏析]         李白的《天马歌》笔力雄健,寄意悲怆,读后让人感慨不已。李白是一个高度自信的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他的最高理想就是做帝王的“辅弼”,来帮助帝王实现“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从而实现自身的价值。然而,他又不屑走一般士子们所走的道路,参加科举考试,“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只能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他早年的干谒游学,隐居学道都为了这个目标,然而李白毕竟不是“庙堂之器”,诗人太浪漫、太理想化,太目空一切,而政治却是人的工作,需要的能与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处理好关系,调动组织大家完成工作。这一点唐玄宗看得很清楚,有趣的是李白自己却看不清楚自己,长安赐金归来,他痛苦万分,“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讲到天马,就不能不讲到汉武帝。他听说西域大宛国有良马“蹋石汗血”,马蹄坚利,踩石有迹,汗如赭血,速度极快。于是,派百余人的使团,带着一具用黄金做的马模型前去大宛国,希望以重礼换回大宛马。大宛国王爱马心更切,不肯以大宛马换汉朝的金马。汉使归国途中金马在大宛国境内被劫,汉使被杀害。汉武帝大怒,命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征伐大宛,整整围困了四十多天。最后大宛求和,把所有的马匹拿出来供汉军挑选。李广利挑取了上马数十匹,中马以下三千余匹,率马罢战而归,史称“天马战役”。汉武帝作《西极天马之歌》赞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      这首诗的开头六句刻画了天马俊逸矫健的身姿。      “天马来出月支窟,背为虎文龙翼骨。”这来自西域的天马英气逼人,背上的花纹犹如虎纹一样绚烂,骨骼就像飞龙的翅膀一样轻盈。好的相马师相马不是看牙口,而是看骨相。骨相是马的生理特征和审美特征综合体现,天马是天子之马,除了要有日行千里的作战素质,还要有符合审美的外部形象。      “嘶青云,振绿发”,天马仰天长啸,青云也为之震撼,那绿色的鬃毛甩动一下,犹如绿云飘拂。      “兰筋权奇走灭没。”据说千里马的头部有一根兰筋。这有些像体格魁梧的武林高手,他的手臂青筋暴出,一看就知道功夫了得。      “腾昆仑,历四极,四足无一蹶。”天马纵横驰骋万里,从没有失足。      “鸡鸣刷燕哺秣越,神行电迈聂慌惚。”早晨还在燕地(北京一带)刷洗,傍晚已在越地(浙江一带)进食了。      “天马呼,飞龙趋,目明长庚臆双凫。”前面已经说过,好马不仅要有飞一般的速度,也需要仪表堂堂。眼睛是灵魂的窗口,一个生命的精神状态从眼睛中就可以看出来,天马的眼睛如同长庚星一样明亮,可以看出它的生命力何等的旺盛!      “尾如流星首渴乌”,天马飞奔,风驰电掣,尾巴就像流星一样。画家画马的动态,不仅仅是靠四肢的动作体现,鬃毛和尾巴的动态也是不可忽视的细节。徐悲鸿大师笔下的骏马桀骜不凡、自由奔放。      “首马渴乌”是说天马的头部像打水用的水桶,是指天马的魁伟,我们常说的高头大马就是这个意思。      “口喷红光汗沟朱。”天马又叫“汗血马”,奔跑时脖颈部位流出的汗中有红色物质,鲜红似血。近年来,专家们对此进行了研究,目前有三种流行的说法。      一、流血说。马在高速奔跑时体内血液温度可以达到45℃到46℃,但它头部温度却恒定在与平时一样40℃左右。据此,有关动物专家猜测:汗血马毛细而密,这表明它的毛细血管非常发达,在高速奔跑之后,随着血液增加5℃左右,少量红色血浆从细小的毛孔中渗出也是极有可能的。      二、寄生虫说。新疆农业大学动物医学系教授孙运孝说,其实“汗血”就是一种寄生虫病。在新疆牧区,许多马匹脖颈部都曾出现过一种由副丝虫病感染而造成的出血现象。这种病病源为多乳突副丝虫,它们寄生在马皮下组织内和肌间结缔组织内。到了夏天这种副丝虫就钻到外面排卵,这时就会刺穿马皮,尤其是在晴天的中午前后,病马的颈部、肩部、鬓甲部及体躯两侧皮肤上就会出现豆大结节,结节迅速破裂后流出的血很像淌出的汗珠。      三、视觉误差说。南京农业大学畜牧专家郑亦辉教授提出了一种猜测:流汗如血仅仅是一种文学上的形容。马出汗时往往先潮后湿,对于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会显得更加鲜艳,给人感觉是在流血,而马肩膀和脖子是汗腺发达的地方,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汗血宝马在疾速奔跑后肩膀和脖子流出像血一样鲜红的汗。中国文人有一种“汗血宝马”情结,无论是在史籍中,还是在传说里,“汗血马”都是那种给人们带来美感和联想的生灵。尤其是在古代,马是战争的利器,马的优劣一定意义上决定着战争的胜败。      “天马奔,恋君轩,駷跃惊矫浮云翻。万里足踯躅,遥瞻阊阖门。”这是李白被“赐金放还”后心理的真实写照,他并不想离开,这里虽然有失落,但毕竟只有在这里才能实现的他的理想和抱负,哪怕那只是个梦。离开这里,做这样的梦,自己也会觉得可笑了。       “不逢寒风子,谁采逸景孙。”我是名马“逸景”的子孙,可是没有寒风子这样知马的伯乐,我又如何去“腾昆仑,历四极”,“神行电迈聂慌惚”呢?这一句流露出李白的无力、无助与无奈。       “白云在青天,丘陵远崔嵬。盐车上峻坂,倒行逆施畏日晚。”现在的天马是何等的悲惨,在崎岖、陡峭的山路拉着盐车,筋疲力尽,车子在往下滑,缆绳深深勒紧皮肉里!读到此处不禁让人扼腕叹息,潸然泪下……这不正是晚年李白生活的图景吗?遇赦放还后,59岁的李白辗转于宣城、金陵一带,过着病弱交加、饥寒交迫的凄惨生活。      “伯乐翦拂中道遗,少尽其力老弃之。”李白渴望能遇到伯乐,这伯乐是谁呢?最大的伯乐已经把他“赐金放还”了,还有谁会推荐他呢?中国人向来是看领导脸色行事的,谁也不会为不相干的人去得罪领导。李白希望能遇到一位像田子方这样的人,同情自己的遭遇。      “虽有玉山禾,不能疗苦饥。”凄楚可怜的哀号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所以李白解释说,我不是乞讨,即使有锦衣玉食的生活,也不能疗治我内心的痛苦。我的痛苦是理想不能实现,空有报国之志,却报国无门。      “严霜五月凋桂枝,伏枥衔冤摧两眉。”“邹衍事燕惠王,尽忠、左右谮之,王系之。仰天而哭,夏五月,天为之下霜。”(《淮南子》)李白借邹衍这个典故来抒发积郁于胸中哀怨。      “请君赎献穆天子,犹堪弄影舞瑶池。”周穆王率同八骏西赴昆仑山,拜访西王母,昆仑山之主西王母设宴迎接。联系当年在宫中为杨贵妃写《清平调三首》的往事,我们不难看出李白在这里表达了希望回到朝廷的愿望,即使自己不能驰骋沙场,杀敌立功,也可以作一匹舞马,博取君王一笑。悲悲惨惨,凄凄切切,当年“安能摧眉折腰是权贵”的李白竟然说出这么令英雄气短的话,真让人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