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牌》

绑子《双官诰》
绑子《双官诰》
  《忠孝牌》,戏剧剧目,又名《忠孝牌坊》,为《双官诰》后本。原故事见明人《断机记》传奇,杨善之《双官诰》传奇,故事内容为明代儒生薛广(或作薛衍)有妻张氏、妾刘氏及三娘王春娥,刘生子名倚哥。薛赴镇江,托友带银百两,友吞没其金,假造棺木,伪称薛死于外,家人惊痛,命老仆薛保运回灵柩安葬。张、刘先后再嫁,王春娥织布,与薛保茹苦含辛,抚养倚哥。倚哥在学中被同学讥为无母之儿,负气归家,不听春娥教训,春娥怒以刀断机布,以示决绝,薛保再四劝解,母子和好如初。后倚哥得中状元,薛广亦以军功还家,一家团聚。
  除京剧外,昆曲秦腔汉剧晋剧川剧河北梆子、中路梆子、蒲剧、眉户剧等许多剧目均有演出。

京剧《忠孝牌》

·主要角色

  薛广:老生
  王春娥:正旦
  薛保:外
  薛倚哥:小生

·情节介绍

  薛广在镇江营业数年,后弃贾就仕,以兵功荐升至兵部,乃请假归里。三娘、薛保见之,惊骇无措,以为见鬼。经薛广一再数述历来状况,方悉前情,彼此均悲喜交集。薛广悉张、刘二氏,均下堂改嫁,不胜愤恨。方谈询间,忽闻锣声喧填,报薛倚哥及第,衣锦还乡。薛倚哥入门,初不认父,继经三娘、薛保说明,乃参拜谢罪。即而朝廷因知薛氏一门节义可风,又遣中使赍诏至。敕赐“忠孝节义”四字牌匾,以旌表之,并令建坊表扬。此即昆剧中《见鬼》、《赍诏》、《诰圆》三折也。惟昆剧中,尚多大娘、二娘匍匐登门,求收覆水等事实。

·相关注释

  此剧与《三娘教子》出,均出昆剧《双官诰》。惟《双官诰》中,系景泰冯京故事:三娘即何碧莲;老薛保即老仆冯仁;薛倚哥即探花冯雄;主人冯京者即本剧中薛子奇(名广)也。按京剧作今按本剧脚本,多不载矣。近来京沪各园演此剧者,多以绑子青衫去之。前见崔灵芝演此颇佳,四盏灯亦足与崔瑜亮。

·全剧剧本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第一场】
  (薛广引四青袍同上。)
  薛广
  (引子)    为国尽忠义,常怀一片心。
  (念)     云淡风轻近午天,旁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白)     下官薛子奇。镇守镇江有功,皇上见喜,官封上大夫之职。今特辞去官职,不免回家祭祖。
  左右!
  (四青袍同允。)
  薛广
  (白)     看衣更换!
  (薛广换衣。)
  薛广
  (白)     退下。
  (四青袍同下。)
  薛广
  (二簧慢板)
  昨日里有人对我论,
  这件事倒叫我挂在心。
  朱买臣幼年间不得地,
  他也曾休去了不贤妻。
  一路上我把这古人来讲,
  怕的是叫人话短长。
  (白)     来此已是。薛保哪里?万达
  (薛保上。)
  薛保   (白)     是哪个叫门?
  薛广   (白)     你老爷还家。
  薛保   (白)     哽。我家老爷镇江已死,人死哪有复生之理?
  薛广   (白)     镇江死的是王文。不要多言!家中还有何人?
  薛保   (白)     现有三娘。
  薛广   (白)     有请你三娘。
  (王春娥上。)
  王春娥  (念)     昨夜灯花落地,必有喜事临门。
  薛保   (白)     恭见三娘。
  王春娥  (白)     薛保何事?
  薛保   (白)     我家老爷回来了!
  王春娥  (白)     哽。你家老爷命丧镇江已死,人死哪有复生之理?
  薛保   (白)     老奴亦是这样言讲。他言道镇江死的王文。
  王春娥  (白)     领我去看。
                                                    行路人在哪里?行路人在哪里?
  薛广   (白)     三娘!
  王春娥  (白)     哽。你是什么人,叫我三娘?
                                                    薛保叫他往下站!
  薛保   (白)     往下站!
  王春娥  (白)     薛保你去问他:当年怎样失散?怎样离别?说得字字相同,就是老爷回家。倘若一字有差,送在公堂办理。
  薛保   (白)     三娘问你:当年怎样失散?怎样离别?说得字字相同,就是老爷回家。倘若一字有差,送在公堂办理。
  薛广
  (白)     三娘,薛保,不要动怒,听我道来。
  (二簧慢板)
  叫三娘、老薛保莫要乱嚷,
  听丈夫把此话细对你讲:
  想当年家贫难以顾瞻,
  因此上去买易投奔外乡。
  出门去遇王文中途路上,
  我二人做伙伴去到镇江。
  到后来有王文镇江命染,
  老薛保错搬尸转回家乡。
  尊三娘你何不前思后想,
  哪有个人死后又来还阳?
  王春娥
  (白)     哦!
  (二簧慢板)
  王春娥听一言喜从天降,
  幸喜得奴丈夫转回家乡。
  想当年我的夫青春模样,
  到如今三绺须打落在胸膛。
  人人说个个讲儿夫命丧,
  哪有个人死后又来还阳?
  常言说人一死休要妄想,
  阴曹府哪有个放鬼的阎王?
  莫非是夫妻们梦中相望……
  (白)     哦!
  (二簧慢板)
  猛抬头又只见红日当光。
  一霎时腹内事明星亮亮,
  不枉奴王春娥守节一场。
  (白)     不知老爷回家,多有得罪。
  薛广   (白)     好说!
  王春娥  (白)     老爷请进。
  薛广   (白)     请!
  王春娥  (白)     老爷请坐。
  薛广   (白)     有坐!
  王春娥  (白)     老爷看些什么?
  薛广   (白)     为何不见大娘、二娘,哪里去了?
  王春娥  (白)     休要提起,一言难尽!
  (二簧原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面上,
  听为妻把此话细对你讲:
  恨张、刘她二人与你吵嚷,
  怒恼了你老爷投奔外乡。
  人人说薛老爷镇江命丧,
  老薛保错搬尸转回家乡。
  将尸首放至在梨花枕上,
  咱三人身穿白哭倒灵堂。
  二贱婢一不哭二不望,
  不满了三个月改变心肠。
  二贱婢反罗裙去把荣享,
  把三从和四德放在哪厢?
美国《国家利益》杂?I专家凯尔米佐卡米列出俄罗斯未来5大最强武器清单,这些装备将在2030年前进入俄军服役
18日传出第一起爆炸案后,三星才刚表示正在调查此事,同一天又传出第二起意外,一名陆网友在玩游戏时,所买的国行金色版Note 7也发生爆炸,据了解,这两起爆炸案例均是来自京东销售同一批手机,目前已赶紧下架
兆丰案调查不完,但越查也越离谱,现在更传出兆丰被调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金额写错了
原达成共识将一起对抗共同敌人,如今却再一次证明美国支持伊斯兰国与其他恐怖组织
  撇下了你的儿无有教养,
  妻送他学房中苦读文章。
  喜只喜汉王爷开了考场,
  你的儿去赶考未见回乡。
  薛广   (二簧原板)
  听一言气得我火焚心上,
  这件事倒叫我箭穿胸膛。
  从今后把荣华休要妄想,
  二贱婢无有福另嫁夫郎。
  (家院上。)
  家院   (白)     小东人回家!
  薛保   (白)     小东人回家!
  薛广   (白)     吓,夫人,哪个小东人回家?
  王春娥  (白)     想必你我儿子得中回来。
  薛广   (白)     叫他进来!
  王春娥  (白)     慢着。既然得中回来,必须下一请字。
  薛广   (白)     里面有请!
  薛保   (白)     里面有请!
  王春娥  (白)     你我迎上前去。
  (薛倚哥、四龙套同上。)
  薛广   (白)     不认识了!
  薛倚哥  (白)     母亲在哪里?
  王春娥  (白)     我儿在哪里?我儿在哪里?
  薛倚哥  (白)     哎,母亲请上,受孩儿一拜。
  王春娥  (白)     堂前现有你父,拜过你父,再拜为娘。
  薛倚哥  (白)     我父镇江命丧,人死哪有复生之理?
  王春娥  (白)     镇江死的那是王文。不要多言,上前拜过。
  薛倚哥  (白)     爹爹请上,受孩儿一拜。
  薛广   (白)     慢着。堂前现有你母,哪有为父?
  王春娥  (白)     哎,老爷!你我儿子,不知者不怪罪。
  薛广   (白)     好,不知者不怪罪。受我儿一拜。
                                                    薛保受过千辛万苦,受我俱家一拜。
  薛倚哥  (白)     正是:
                    (念)     一十三载未见亲,今日才见我父身。幸喜父子重相见,好似花开月团圆。
  薛广   (念)     当年离家从头起,
  王春娥  (念)     教子成名费心机。
  薛倚哥  (念)     我母贞守在机房,
  薛保   (念)     月中丹桂连生枝。
  薛广、
  王春娥、
  薛倚哥  (同白)    好一个“月中丹桂连生枝”!
  薛广   (白)     忠孝儿,随为父来吓。
  (薛广、薛倚哥同下。)
  王春娥  (白)     薛保,你随我来罢。
  薛保   (白)     来了。
  (王春娥、薛保同下。)
  【第二场】
  (张永、四小太监同上。)
  张永   (白)     咱家张永。今有薛子奇镇守镇江有功,万岁爷命咱家前去封官。
                                               孩子们,催骑!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薛广上。)
  薛广   (念)     三娘贤惠无比,才得教子成名。
  (薛倚哥上。)
  薛倚哥  (念)     机房受母教管,恩情何日报来。
  薛广   (白)     忠孝儿。
  薛倚哥  (白)     儿在!
  薛广   (白)     有请你母亲。
  薛倚哥  (白)     有请母亲。
  (王春娥上。)
  王春娥  (引子)    教子登高,不用我,枉费心劳。
  薛广   (白)     吓,夫人。凤冠霞帔为何不穿戴?
  王春娥  (白)     凤冠霞帔自有大娘、二娘穿戴,哪有我穿戴的?
  薛广   (白)     三娘!
  (二簧摇板)
  二贱婢福薄无有份,
  她怎能受荣华头戴凤冠?
  三娘受过雪里寒,
  这凤冠霞帔理当穿。
  王春娥  (二簧摇板)
  听一言气得我团团打颤,
  听为妻将前事细说一番:
  想当年有一封家书回转,

万达

  一字字一行行写在上边。
  书函上写的是张、刘二氏,
  并无有王春娥添上一言。
  一大二小三奴婢,
  为奴婢我怎把霞帔来穿?
  薛倚哥  (白)     哦!
  (二簧原板)
  薛忠孝来用目看,
  我只见爹爹为了难。
  手拿凤冠双膝跪,
  尊一声母亲听儿言:
  母亲受过雪里寒,
  这凤冠霞帔理当穿。
  王春娥  (二簧摇板)
  我的儿跪面前把我来劝,网站地图
  为娘的摇手不敢担。
  将儿的凤冠霞帔桌上放,
  自有你大娘、二娘穿。
  (薛保上。)
  薛保   (二簧原板)
  薛保抬头用目看,
  看他二人为了难。
  手捧凤冠双膝跪。
  (白)     三娘,
  (二簧原板)  这凤冠霞帔理当穿。
  王春娥  (二簧原板)  见薛保哭得我心中悯怜,
                    (白)     老薛保,老薛保。
  薛倚哥  (白)     母亲穿戴了罢。
  王春娥  (二簧原板)
  忠孝儿子跪面前。
  知道还说他不是,
  不知还说我不贤。
  罢罢罢,看在我儿面,
  头戴凤冠霞帔来穿。
  张永   (内白)    圣旨下!
  薛保   (白)     圣旨下!
  薛广   (白)     夫人请至后面。
  (王春娥下。)
  薛广、
  薛倚哥  (同白)    有请!
  薛保   (白)     有请!
  (张永上。)
  张永   (白)     圣旨下,跪!
  (薛广、薛保、薛倚哥同跪。)
  张永   (白)     “今有薛子奇镇守镇江有功,钦赐四字牌匾:‘忠孝节义’”。望阙谢恩。
  薛广   (白)     谢万岁!
  有劳公公捧旨前来,后堂留宴。
  张永   (白)     皇命在身,不敢久留。告辞了。
  薛广   (白)     奉送。
  (张永下。)
  薛广、
  薛倚哥  (同白)    “忠孝节义”,“忠孝节义”!
  打扫祖先堂一祭。
  (众人同下。)
  (完)

相关剧目

  《双官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