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仙

 
李蕙仙
李蕙仙
  李蕙仙(1869-1927),出生于中国清朝年间,中国贵州省贵筑(今贵阳市)人,她是顺天府尹李朝仪之女儿、清末著名维新派大臣李端棻之堂妹,变法维新领袖之一的梁启超之妻。她幼承庭训家学,熟读古诗,善于吟诗作文,且擅长琴棋书画,有才女美誉。她慧眼识英才,不爱金钱爱文章,“非梁不嫁”。
  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23岁时与19岁的梁启超结婚。之后,在梁的影响下,努力学习新学,思想认识不断提高,全力支持康有为、梁启超的“公车上书”和保国会。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又随梁启超到上海创办鼓吹维新的《时务报》,并在上海创办女子学堂,她但任提调(校长),成为中国第一位女学校长。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出逃日本,堂哥李端棻被革职充军新疆,她回到梁的故乡广东新会,不久避居澳门。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东渡日本与梁团聚。1912年,梁启超回北京任袁世凯的司法总长,李蕙仙同往。不久,袁世凯暴露称帝野心,梁启超护国讨袁,只身南下,李避往天津租界。李蕙仙与丈夫一起经历了清末民初政坛、文坛的惊涛骇浪,她总是给梁以安慰和鼓励,与梁相依为命,助梁施展才华,替梁抄录文章,做梁文的第一位读者。梁启超的九百余万言著作,自有李蕙仙的功劳。李于1924年9月13日病逝于北京。

贤妻良母李蕙仙

·梁启超和李蕙仙的婚姻

  1889年,梁启超17岁。在这一年的广东乡试中,他秋闱折桂,榜列八名,成了举人。爱才之人皆惜才,主考官李端棻爱其年少才高,将堂妹李蕙仙许配于他,一桩姻缘就此缔结。两年后,二人完婚。
  梁启超为什么会对李蕙仙不离不弃?看李蕙仙的照片,一望便可知是贤良淑德之女。新婚时,梁启超借用了梁姓公有的书室的一个小房间权作新居,李蕙仙不嫌他家境贫寒。南北方的气候差异很大,久居北方的李蕙仙很不适应广东溽热难当的气候,但这位生于官宦之家的大小姐,并没有被气候吓跑,也没有怨声载道,而是凭着坚忍的毅力顽强生活了下来。梁启超的生母赵太夫人早已仙逝,继母只比李蕙仙大两岁,按说李蕙仙可以不那么极尽孝道的,但她日夜操劳侍奉,无怨无悔,此举让她博得了“贤妻良母”的美名。
  
李蕙仙和梁启超以及孩子
李蕙仙和梁启超以及孩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墻”。
吸引海外留学人才归国服务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深入实施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战略举措。
“一旦党政两个职位都离我而去的时候,我相信谁也没有兴趣再搞这些东西。
恆生指数收市报20794点,升860点,是半年来最大单日升市,成交684亿元,比上日多32亿元。
” 。
今晚报报道,近日,记者从多家留学机构了解到,这两年美国高考等各种“洋高考”纷纷登陆中国,给优秀学生更多选择,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一个是经营中时常需要打点的各种“关係”。
中评社香港8月25日电/新华网报道,菲律宾众议院正在审议一项旨在将中国农历新年春节列为菲全国法定假日的议案。
  “百日维新”失败后,慈禧命令两广总督捉拿梁启超的家人,梁家避居澳门,逃过了一场灭门之灾。梁启超只身亡命东瀛,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流亡生涯,李蕙仙成了整个梁家的支柱。在几个月内,梁启超给她写了六七封家书,高度赞扬她在清兵抄家时的镇定表现,并告诉她读书之法、解闷之言,万种浓情凝于笔端。他还把自己的和服照片寄给李蕙仙,说:“衣冠虽异,肝胆不移。见到了我的照片就像见到我本人一样。”1915年护国战争时,梁启超去参加护国军,对一家老小放心不下。李蕙仙反而鼓励他说:“上自高堂,下至儿女,我一身任之。君为国死,毋反顾也。”李蕙仙可以称得上是深明大义的贤内助。梁启超后来在给爱妻的信中这样写道:“南海师来,得详闻家中近况,并闻卿慷慨从容,词声不变,绝无怨言,且有壮语,闻之喜慰敬服,斯真不愧为任公闺中良友矣。”
  “闺中良友”,这四个字道尽了梁启超对李蕙仙的别样深情。
  两人在日本重聚时,李蕙仙不仅在生活上关心照顾着梁启超和他的家人,在事业上对梁启超也有不少帮助。
  梁启超生于广东,官话说不好,为此曾吃过不少亏。“戊戌变法”初期,梁启超已名噪京城,光绪帝久闻其名。但在召见他时,因梁启超不谙官话,彼此难以交流,光绪帝大为扫兴,结果只赏了他个小小的六品衔。这促使梁启超痛下决心学好官话。李蕙仙自幼长在京城,官话说得自是流利。梁启超便请夫人教他学习官话。不消多时,梁启超的口语水准大有长进,在社交场合就得心应手了。
  或许幸与不幸皆为命。1924年9月13日,李蕙仙因乳腺癌不治而逝。梁启超悲痛万分,涕泪纵横,不久在《苦痛中的小玩意》一文中,他这样表达了夫人逝世后的心情:“我今年受环境的酷待,情绪十分无力,我的夫人从灯节起卧病半年,到中秋日奄然化去,她的病极人间未有之痛苦,自初发时医生便已宣告不治,半年以来,耳所触的,只有病人的呻吟,目所接的,只有儿女的涕泪……风雪蔽天,生人道尽,块然独坐,几不知人间何世。哎,哀乐之感,凡在有情,其谁能免?平日意态兴会淋漓的我,这回也嗒然气尽了。”
  众所周知,梁启超与李蕙仙一向敬爱有加,做了一辈子夫妻,只吵了一回架,但这一架却让梁启超为此悔恨终生。1925年9月29日,他给孩子写信,谈到梁夫人得病的原因时说:“我昨日用一日之力,做成一篇告墓祭文,把我一年多蕴积的哀痛,尽情发露。顺儿呵,我总觉得你妈妈这个怪病,是我们打那一回架打出来的。我实在哀痛至极,悔恨至极,我怕伤你们的心,始终不忍说,现在忍不住了,说出来也像把自己罪过减轻一点。”这一次所谓的“打架”,是指1914年他本人诸事缠身,在司法总长任内又接任币制局总裁一职,想辞又辞不掉,加上妻子马上要分娩,他很是消极。这样的心态,家庭吵架自然难免。
  后来,在追悔莫及中,梁启超写下了一篇情文并茂的《祭梁夫人文》。文曰:“我德有阙,君实匡之;我生多难,君扶将之;我有疑事,君榷君商;我有赏心,君写君藏;我有幽忧,君噢使康;我劳于外,君煦使忘;我唱君和,我揄君扬;今我失君,只影彷徨。”这样的祭文,让人不由忆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诗:无情未必真豪情,怜子如何不丈夫?

·李蕙仙子女个个皆才俊  

梁启超正妻李蕙仙(右一)和梁思成一家
梁启超正妻李蕙仙(右一)和梁思成一家
  梁思顺(令娴)(1893—1966),是梁启超的长女,生于广东新会,她自幼爱好诗词和音乐,从小梁启超就在家中教她读书,曾编有《艺蘅馆词选》。此书1908年初版。抗日战争前和1949年后多次再版,颇受读者欢迎。此书也是研究梁启超学术思想的重要资料。
  梁思成(1901—1972),著名建筑学家,梁启超的长子,生于日本。他是第一个运用现代科学方法,对中国古建筑进行分析研究的学者,开拓了中国建筑史的研究道路。1937年完成了中国第一部《中国建筑史》,完成了他的“中国建筑史要由中国人来写”的夙愿,树起了中国建筑史研究的第一个里程碑。
  1945年抗战胜利后,创办了清华大学建筑系。1948年当选为第一届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后,他亲自领导并参加了国徽图案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工作。十年动乱中受尽屈辱和折磨而含冤去世。
  梁思永(1904—1954),著名考古学家,梁启超的次子,生于澳门,1923年毕业于清华学校留美预备班,随后赴美国哈佛大学研究院攻读考古学和人类学。1931年春参加河南安阳小屯和后冈的发掘,秋季参加山东历城(今章丘)龙山镇城子崖的第二次发掘。1934年出版了他主笔的《城子崖遗址发掘报告》,这是中国首次出版的大型田野考古报告集。1948年当选为第一届中国科学院院士。
  梁思忠(1907—1932),梁启超的三子,生于日本,后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陆军学院和西点军校,回国后任国民党十九路军炮兵校官,1932年患腹膜炎,因贻误治疗而去世,年仅25岁。
  梁思庄(1908—1986),梁启超的次女,著名图书馆学家,生于日本,1926—1930年间就读于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基尔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30—1931年就读于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院,获图书馆学士学位。1980年当选为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北大图书馆的几十万种西文图书的目录都经她亲自或指导编制而成。
  梁思达(1912—2001),梁启超的四子,长期从事经济学研究。生于日本,193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系,后留校做研究生,于1937年毕业。抗战期间在重庆中国银行总管理处任职。1949年在北京国务院外资企业局任职,后改为国家工商管理局。
  梁思懿(1914—1988),梁启超的三女,主要从事社会活动,早年在燕京大学读书,初念医预班准备升入协和医学院学医,后为了参加革命转入历史系。她曾参加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民族解放先锋队”,是“一二·九”运动中的学生骨干。后参加学生流亡队伍。1941年到美国学习美国历史。她先后在山东医学院、山东省妇联工作,后调到北京任中国红十字会对外联络部主任。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梁思宁(1916—2006),梁启超的四女,生于上海,在南开大学读一年级时因日军轰炸学校而失学。1940年在五姨思懿影响下投奔新四军,她参加革命工作数十年。
  梁思礼(1924— ),梁启超的五子,梁启超最小的孩子,著名火箭控制系统专家,1941年赴美留学,在普渡大学获学士学位,接着在辛辛那提大学获硕士和博士学位。1949年回国,初在邮电部电信技术研究所和通信兵部电子科学研究所从事技术工作,并参加国务院组织的“十二年科学远景规划”,负责起草运载火箭的长远规划。1987年他当选为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199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同年被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97年9月作为全国十名有突出贡献的老教授之一,获“中国老教授科教兴国贡献奖”。

万达

梁启超和李蕙仙--中国近现代史最早的夫妇报人网站地图

  梁启超是维新时期著名的报刊宣传活动家,他以《时务报》为宣传阵地,发表《变法通义》等数十篇文章,鼓吹变法救亡。他的文章文笔畅达,感情充沛,使该报历久不衰,梁启超也因为在该报上的宣传而轰动朝野,成为一代知名的报人。梁启超夫人李蕙仙是礼部尚书李端的堂妹,身出名门,自幼熟读诗书,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受当时康有为、梁启超所鼓吹的维新变法思潮的影响,李蕙仙主张妇女解放,并参与办报,是中国早期的女报人之一。1898年中国第一份妇女报纸《女学报》在上海创刊,该报宣传变法,提倡女学、女权和妇女参政,并且其撰稿人和主编全部是女性,李蕙仙是《女学报》的主笔之一。